网站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法律在线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1983年,深圳基建工程兵遭遇的那场惊心动魄的大台风_

发布日期:2020-05-25 00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文/ 杨柳清

1983年,对开赴深圳的两万基建工程兵而言是刻骨铭心的。这一年,两万人的大部队陆续进入深圳;这一年,两万基建工程兵又在这里集体脱下了军装;这一年经历了火烧连营般的大火,这一年更是遭遇了一场百年不遇的12级(有说十级)大台风……。尤其这场惊心动魄的大台风,现在一提起来,还有很多人心有余悸。

汪家玉:(现深圳装饰集团董事长,原302团政治处主任)“1983年9月9日,十二级台风挟着暴雨,以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狂袭深圳,持续了24小时之久。”

983年台风过后的竹子林兵营 杨洪祥摄

提起那场大台风,汪家玉记得,碗口粗的树被连根拔起,电线杆被拦腰折断。官兵们刚搭起来的竹棚子连同被子、锅盆、碗筷全被卷上了天。

汪家玉们的302团当时正在建设深圳直升机场,台风来的时候,团长田守臣还一直在值班室里研究施工方案。

在工地上搭起来的值班室,其实也就是一个临时帐篷。台风以迅速不及掩耳的速度压过来,团长田守臣还没有回过神来,值班室就刹那间倒塌了。

“不好了,团长被埋在下面了!”团警卫班的战士惊叫着。值班室旁边有一台报警器,一名战士赶紧拉响了报警器。

“吱哇吱哇”的叫声,在暴风雨中听起来异常刺耳,连队的战士一听到警报声就飞奔着跑过来,大家七手八脚地一起把垮塌的帐篷搬开,把埋在里面的302团团长田守臣拉了出来。田团长从废墟里被救出来,他睁开眼就对战士们喊:“快,飞机场的施工图纸还在下面压着,赶快把它抢出来。”

台风过后的第二天,田守臣就又到直升机场的建筑工地上了。仅四个月时间,302团就圆满完成了直升机场的施工任务。302团团长田守臣,为深圳的建设事业鞠躬尽瘁。1989年,田守臣积劳成疾,在工作岗位上病故。

1983年的台风,把基建工程兵们的宿舍刮得破烂不堪。 杨洪祥摄

罗云水:(现深圳市京华电子集团纪委书记、工会主席)“我们基建工程兵在竹子林的营房有八成以上都被台风吹毁了,满天上飘着的都是竹枝竹叶和我们战士的衣服被子。”

罗云水当时是304团的警卫班长,台风袭来时,团长李金忠命令他,赶快把随军的家属们转移到光明电子厂(康佳集团的前身)。

这么恶劣的天气,罗云水也是平生第一次遇到。狂风吹得他站都站不稳,暴雨淋得他眼都睁不开,在泥泞中不知道跌倒了好多次,但每一次跌倒他就又坚强地站起来。从被风吹倒的竹棚里搀扶出首长和家属们,把大家安置在光明电子厂的临时避难所。把最后一名部队家属安置进光明电子厂后,罗云水再也支持不住了,一下子瘫软在地上。

凭着年轻,累,歇一会儿就能缓过来了,最难耐的是极度的饥饿。冒着狂风暴雨,罗云水踉跄着来到营地的厨房,可是眼前的营地厨房已被夷为平地,他趴在厨房裸露的石头地上寻觅,总想找一点能吃的东西。

在石头缝里,他终于找到了个残留的馒头,馒头被暴雨浸泡已经变成了一滩膨胀的面团。罗云水没想太多,用手捧起来就往嘴里填。

饥饿被暂时止住了,可是他没想到的是,这变了质的馒头却吃坏了肚子,上吐下泻身体虚脱得站都站不起来了,他躺在医院里打了两天的点滴,才算度过了这一劫。

台风过后,基建工程兵们正在抢修宿舍。 杨洪祥摄

张淑运:(原深圳建设集团工会主席,原基建工程兵支队干部)“台风来得太突然了,把医院里的女战士们吓坏了。支队首长紧急调动两个排的人去保护她们。”

两万基建工程兵绝大部分人来自北方,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恶劣的狂风暴雨。建在半山腰上的医院,也被台风吹得一遍狼藉。有几个女战士吓得魂飞魄散,抱着头躲在桌子下面尖叫。

支队首长要张淑运从连队紧急调派两个排,由张淑运带队去医院保护那些受到惊吓的女兵们。

一场大台风,让竹子林兵营一片狼藉。 杨洪祥摄

张淑运和战士们跑步赶到医院,把女兵们集中到一起,然后张淑运带着两个排的战士手挽手组成一道人墙,把医院的女兵们围在人墙中央。

台风仍在呼啸,暴雨仍在倾盆。但每一个战士都顶风冒雨,十指紧扣、心手相连……。张淑运鼓励大家说:“同志们,今天是毛主席逝世七周年纪念日,这场台风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考验我们的,我们是不是能工能战的基建工程兵?我们是不是毛主席放心的钢铁长城?”

风在吼,雨在啸,我们战士的声音更洪亮:“下定决心,不怕牺牲。排除万难,去争取胜利!

Power by DedeCms